电视节目《长命百二岁》之中,节目主持方东昇说过:岁月才有资格催人。然而,岁月并没有催人的义务,它大可以静悄悄地溜走。

因某些事情要到沙田富豪花园的商场。预先知道此事情分上下半场,中间会有个多小时的空档,出门当然背上了相机,须知对摄影人而言,只要有机在手,世间便没有无聊事。

相机是带上了,拍摄却是漫无目的。这城门河附近都是自己熟悉的,也不期望会拍到甚幺特别的东西。谁料离开商场走不了多远,就「发现」了足以轻易消磨个多小时的题材。紧挨着富豪花园近丽豪酒店的一侧,就有这幺的一间「王屋村古屋」。发现一词要加上括号,是因为这古屋所在位置并不隐闭,不论是乘车走路骑单车,途经必然会看到。心里顿时挂上一个大大的问号:这幺多年经常在附近出没,怎幺会忽略了这古屋?

歳月的故事 ─ 沙田王屋村古屋

歳月的故事 ─ 沙田王屋村古屋

歳月的故事 ─ 沙田王屋村古屋

 

古屋是典型的客家民居,别小觑它规模细小,却是沙田区唯一的法定古蹟。但正因为其典型,坦白说,参观这类客家古屋博物馆,若非对古物、古建筑有相当认识,或者很认真地细阅导赏说明,只会觉得天下古屋差不多。儘管如此,儘管笔者几近历史白癡,还是乐于参观,乐于拍摄。无他,就是喜爱那氛围,那光影,那彷彿可以触摸得到的岁月沉澱。

歳月的故事 ─ 沙田王屋村古屋

歳月的故事 ─ 沙田王屋村古屋

 

相比本港其他的客家屋古蹟,这屋的规模明显较小,只是二进式的设计,第一进亦没有阁楼。天井,就只是那小小的一个丁方。

歳月的故事 ─ 沙田王屋村古屋

歳月的故事 ─ 沙田王屋村古屋

 

根据导赏文字记述,十九世纪之时,王屋村曾是商旅云集之地,而王氏族人亦是经济富裕。但可能由于大厅没有陈列展示甚幺家俱的缘故,现时看来,不也是一样的家徒四壁?完全没法感受得到昔日的显赫。倒是那屋里屋外的壁画,除了常见的吉祥像徵之外,画作文字之间,流露着几分儒雅的书卷气。

歳月的故事 ─ 沙田王屋村古屋

歳月的故事 ─ 沙田王屋村古屋

 

逗留只一小时,难以兼顾拍摄与阅读导赏。多得管理员做的份外事,客串了部份导赏的工作。让我即时可以知道多一点这屋的歴史,还有那屋顶叠瓦的特色,门户少见的拱形设计。

歳月的故事 ─ 沙田王屋村古屋

 

临走时接过管理员递上的小册子,随意翻阅,才猛然醒起自己早己看过这小册子的初版,而且曾经有过到访拍摄的念头。那大概是古屋成为博物馆的初期,有关方面为宣传而于某些途径派发的。从有意到访,到逐渐遗忘,到视而不见,到拍下照片,相距竟已超过四分一个世纪。期间,岁月没有催人,它只是悄悄地,悄悄地,溜走。

歳月的故事 ─ 沙田王屋村古屋

王屋村古屋建于1911年。
1980年代中期,王屋村发展成为休憩公园。
1985年,笔者迁居沙田。
1986年,沙田丽豪酒店开业。
1989年,王屋村古屋列为法定古蹟。
2018年,笔者途经拍摄。

一幅照片,叙述了多少岁月的故事。

 

离开古屋,回首一望。时近中午的阳光,在屋外的围墙上投下斑驳的树影。多少年来,像这样的影子,大概都在围墙上停留过无数次吧?可是,影子从来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将来,也不会。

歳月的故事 ─ 沙田王屋村古屋

 

相关参考 -
沙田王屋村古屋

摄光写影 -
www.facebook.com/pagepo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