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艺人经纪合约是卖身契吗?关于跳脱经纪合约二三事

近日知名香港歌手在脸书上声明因经纪方违约而终止经纪合约的消息,喧腾一时。回顾台湾演艺圈,艺人因合约纠纷导致演艺生涯受阻的新闻,也时有所闻。近年网红、直播兴起,许多网红、直播主也都有经纪合约在身,同样不乏纠纷发生,甚至有些需透过司法途径解决。

无论是初试啼声或是已具知名度的艺人或网红,签订演艺经纪合约的目的,无非是信赖经纪方能提供培训、包装宣传、争取演出机会、媒介与管理演艺事务等,同时经纪方则因提供经纪服务而取得报酬。

为了避免发生过河拆桥情况,经纪合约通常会有「不得提前终止」的特约,以确保经纪方在艺人身上的投资能够获得回收,防止大红大紫后被任意终止合约。但是,如果一方违约或已无信赖关係,如果仍要求当事人受「不得终止」特约拘束而不能脱离合约,则经纪合约岂不成了卖身契或紧箍咒?如此显然不合理。

经纪合约并非不得终止

解决经纪合约中的「不得提前终止」特约问题,首先要从演艺经纪合约的性质切入。

经纪合约一般具有「委任」或「类似委任」的性质,由艺人或网红委託经纪方处理演艺事务,经纪方则于授权範围内得为艺人或网红处理经纪事务。因此处理经纪合约纠纷时,通常以民法关于「委任契约」的规定作为判断依据。

进一步分析,委任契约是以信赖关係为基础所成立的契约类型,高度重视委任人与受任人的信赖关係。依委任契约的规定,任何一方本有随时终止合约的权利。

即便在合约中有特别约定「不得提前终止」的情况下,依照法院见解,如果合约双方信赖关係已经动摇,此时若仍然要求委任人受限于该特约而不能终止合约的话,显然已经违背契约成立之基本宗旨。这是因为信赖关係已经动摇,如果仍然勉强维持契约关係,也难以达成契约目的。所以在信赖关係已动摇情形下,即便在合约有「不得提前终止」的特别约定,任一方仍然可以随时终止合约。 

换句话说,纵然经纪合约中有约定「不得提前终止」的条款,但如果艺人或网红与经纪方间的信赖关係已经动摇或蕩然无存,则任一方都可以行使随时终止合约的权利,不必继续受合约拘束或委屈容忍类似卖身契情境。过往就曾经有艺人以酬劳有争议、经纪方未积极规划演艺工作等理由,成功终止经纪合约的案例。

对他方损害仍需合理填补

经纪合约因具有委任性质,可以随时终止。然而,如果终止合约的时机是在不利于另一方的时期,为了合理平衡合约双方的权利义务,提出终止合约的一方须赔偿他方损失;除非是因为非可归责于终止方的事由,而不得不终止契约,才不需负担赔偿义务。

这边所谓的赔偿损失,并不直接等同经纪方的预定经纪酬劳,而是指他方所受到的损害与所失去利益。举例而言,曾有经纪方因不满艺人提前终止合约,就在没有任何其他举证下,直接以合约预定经纪酬劳金额进行求偿,遭到法院驳回案例。

但是,在艺人终止经纪合约之前,如果经纪方已经进行规划、製作新唱片专辑,则经纪方所投入的製作费、宣传费等成本损害,以及因合约被终止导致新唱片无法销售的所失利益,则经纪方自然可以进行举证并对该名艺人进行求偿。

因此,艺人因诸多因素拟行使合法终止经纪合约权利的同时,除了考虑对演艺事业是否有利外,也应一併考虑双方依据该份合约所能主张的各项权利,避免在不利于他方的时期终止合约,降低被求偿之风险。

适时终止经纪合约可降低违约风险

艺人绕过经纪合约自行私接演出工作是常见的经纪违约类型,不时有艺人因此被求偿高额违约金、甚至中断演艺事业的新闻。

在经纪合约约定期间内,合约既然尚未被终止,相关条款也没有显失公平等无效情形的话,艺人与经纪方自然有遵守合约的义务。如有违约情形,他方当然可以行使合约权利,进行求偿,此种情形并无须多言。

然而,在艺人与经纪方间的信赖关係已经动摇的状况下,艺人经常迫于收入不丰的无奈或被冷冻、封杀等因素,而必须自行接演出机会。如果原本的专属经纪合约并没有及时终止,则艺人自行接演的行为极可能被认定属违约行为,将导致艺人被求偿的法律风险,不可不慎。

过去就经常发生艺人与经纪方发生嫌隙之时,未注意到合约尚未终止前就私自接演出工作,而被经纪方求偿高额违约金的案例。另一方面,也曾有艺人因适当拿捏终止合约之时机,而成功避免主张违约的相反案例。

值得注意的是,违约情形不是只会发生在艺人或网红方面,经纪方也可能是违约方。曾经就有经纪方因为没有替艺人积极争取演出机会、企划及推广演艺工作,而被判决需负违约责任的先例。

经纪合约纠纷处理之道

俗话说预防胜于治疗,但道理浅显易懂,实践可不容易。尤其艺人或网红在签订经纪合约时,大多处于默默无名、环抱星梦的阶段,显然缺乏议约能力,甚至对经纪方也缺乏足够认识与了解,导致经常埋下日后纠纷的种子。

万一不幸发生经纪合约纠纷,近日香港知名歌手的处理方式可为借镜。首先,心态上宜积极面对。特别注意在合约有效、未终止的前提下,不能违反约定自行私接演出工作或消极片面停止履行合约义务。

其次,对于不履行可能导致求偿风险的合约义务应积极履行,例如已排定的演唱会等演出工作。否则容易增加额外法律风险,自陷不利之地位。

另一方面,建议同步寻求专业人士协助,全盘检视合约条款、评估所能主张得合约权利、可能面临的风险、及所能採取的行动,并拟定策略与方法,寻求纷争之有效及圆满解决。